了解的差不多了,宁夜也没再继续问下去,转而表示自己希望能在李家住一段时间,顺便看一看这里的经典秘要。

主人是不想留的,但是客人强势,也只能表现得殷勤些。

当下李晨阳便安排下人准备了最好的客房请宁夜落脚,并将李家所有的典籍都送了过来。

好在宁夜对他们家的秘法没有兴趣,只对那些上古传说感兴趣,到也让李晨阳省了李家秘法丢失的尴尬。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里,宁夜就专注于研究这些古籍传说中。

与此同时,寿光界也是正式的波涛乍起。

修士本来就是不安分的,身有能耐藏着掖着做龟孙可不是他们的风格。有机会固然要出手,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出手。

于是随着一波波逍遥境的出现,寿光界也开始出现传说。

有说天地复苏,道境显化的。

也有说隐世门派,出世布道的。

当然也不乏阴谋论者,称这些逍遥中人,自称门派,妄图颠覆血脉家族之治,意图不轨。

这到也不算错。

蓝色毛衣纯真16岁美少女图片

于是寿光界内群情汹涌。

示好拉拢者有之,竭力排外者有之,静观其变者有之,居心叵测挑动是非者亦有之。

对于这些,宁夜一概不理。

仙界远征不是请客吃饭,宁夜固然有原则不祸害无辜,却也不代表就会完仁慈,只讲道义。

更多的时候,他会衡量利弊,并选择折衷之法,在自身底线基础上,满足自身需求。

而这份需求,就是知微界的需求。

资源的需求。

所以资源的掠夺是无可避免的,充其量就是获得的方式手段而已。

那光之皇招惹了自己,他固然是有了出手的借口,便是没有招惹,宁夜也是要来打打秋风的。

而对他来说,眼前的一切都不过是小事,那光之皇尚未出现,大事尚未到来。

值得宁夜注意的是,到目前还没有人说他们是天外来客。

这是因为太多人不了解飞升之后的事,所以也不会想到。但反之,也意味着那光之皇并没有和界内之人联系。

联想到之前所见画面,宁夜知道,此人应当是隐藏在某处空间内,暂时并不知道外间发生的事。

唔,也可能猜到了一些,却不敢露面。

那光之皇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窥探,说明神识强大,知道自己一旦冒泡,就可能被发现,所以只能隐忍不出。

但一切隐忍终有极限,这反过来也说明,如今寿光界所发生之事,还没有触及到他的底线。

要怎么做,才能把他逼出来呢?

宁夜想了想,道:“此界情况,暂时也摸的差不多了。这样吧,通知所有人,找一处山头,正式开宗立派。”

“开宗立派?”池晚凝诧异。

“对,欲得其实,先得其名。总需有个名头,方好办事。不是有几个不开眼的家族,想找咱们的麻烦吗?该下刀子就下刀子。解决了之后,直接立派,然后界宣扬。就叫天机教好了。”

“天机教?”公孙蝶诧异:“以教为名?”

“正是!”宁夜道:“教化世人,布道天下。我天机教的宗旨,便是有教无类,凡天下有识之士,无论是人还是妖,只要愿意接受教化,皆可为天机教门下。”

宁夜这是要玩截教的那一套,自己做通天教主了。

因为是一个完整仙界,资源丰富,短时间内是肯定搞不定的。

既如此,便先在此地扎根,培植势力,树立名声,占取实地,有了人,有了地,资源如何使用,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明白了他的意思,三女一起点头。

当下便把消息传出。

这一下寿光界可是立时轰动了。

有逍遥境大能立天机神教,并宣传有教无类,无论是人是妖皆可入派,这一下可是捅了马蜂窝。

寿光界近万年以来都是血脉立族,所以早已形成浓厚的等级观念。

正所谓出身贵则贵,出身贱则贱,此般心态早深入人心。

天机教有教无类的教义,相当于赤裸裸的打脸,直接激怒无数家族,更是将自己放在了整个寿光界的对立面。

宁夜如今也是大人物,大人物出手,自然不会搞微服那套小家子气的作派,要搞就直接搞大的。

————————————————

中域,天景山。

景家!

这是一座恢弘庞大的宫殿,内有宫宇千重。

无数修士飞来纵去,在天际划出道道流光幻影,尽显仙人风范。

而在中央之处,有一座高达百丈,广及重山的广大殿宇,仅是殿宇前的广场,便大至可放下一座山。

数以万计的修士正在此地修行,演练,飞剑纵横,交错来去,仙力指使下,若人手轻灵便捷。

这便是景家引以为豪的千景神剑术。

据说修行到高深处,可演化千重剑山,无尽剑域,气势磅礴,恢弘万千。

景家子弟只要一提起,便是自豪异常。

然而这一局面,却在不久前渐渐变了。

景家的弟子很少在以千景神剑为自豪,反而时不时就窃窃低语着。

尽管没有人敢大声说什么,但是每个人都知道。

世道变了。

景家引以为傲的千景神剑,所谓的变化万千,灵动自如,早被那些莫名出现的逍遥境修士碾压了下去。

哪怕只是一个万法修士,都能随手施展各种仙法,不拘成法,不拘一格,念之所至,法之所现。无需颂念仙诀,有些人甚至连手印都不需要。

千景神剑在那些逍遥境中人看来,竟只落个“尚可”的评价。

也使得景家弟子们遭遇了沉重打击。

他们也曾愤怒,也曾为此而战斗。

但现实却再次给了他们无情的耳光。

几乎每个逍遥中人,都可以轻松的越级挑战。

万法胜无垢,无垢战涅槃,对他们来说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有那天赋横溢者,甚至以无垢之身,就敢挑战多位涅槃。

半年时光,景家弟子与逍遥中人发生过数十起冲突。

有输,有赢。

然而所有赢的方式都只有一个——靠数量取胜。

拥有上千涅槃大佬的景家,靠大压不了小,最终竟然是靠人数以多打少,往往还留不下对手,这对整个景家所有人来说,都是心灵上的沉重打击。

也使得华丽演练的背后,是难掩的心灵失落。

好在其他家族也差不多,谁的日子都不好过。

这刻弟子们正在演练,就见远处一道人影飞至,口中大叫:“家主,家主!大事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