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矢一出,场色变!

除了待赛区的所有选手外,在最前列的观战席位上,各大家族的高层,以及市政府的强者,无不露出震惊之色。

他们从那根蕴含各系能量的箭矢上,竟感受到一点危险的感觉!

这怎么可能?!

他们可都是封号级的存在,竟然会从这头龙兽的技能上感到压力?!

场上。

悬空而立的裁判距离最近,他也感知到了这根箭矢的危险,脸色一变,有种直觉告诉他,他如果不力出手的话,未必能抵挡下这根箭矢!

这让他心中震惊无比。

要知道,他可是封号级,这只是年轻一代的精英战,竟然会出现他不能轻易抵挡下来的攻击?

难道说,这根箭矢的杀伤力,已经超越了寻常九阶的强度?!

……

杀意!

小家碧玉活力诱人

秦少天感受到了毛骨悚然的杀意!

这股浓烈的杀意,让他浑身寒毛竖起,有种被猎人盯上的感觉。

而杀意的根源,来自于那根汇聚各系能量的箭矢,他感觉在那箭矢周围,空间似乎扭曲了,有种毁灭的恐怖感!

绝不能让它射中!

可是……

在这里就要动真格了么?

吼!

嘭!!

伴随着银霜星月龙的低沉咆哮,拉满的弓弦猛然弹射,风神之箭瞬间爆发而出,飞掠出的声音不是“嗖”,而是瞬间刺穿空间,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音爆声!

似乎无数看不见的微小物质,在箭头前猛然爆裂,紧随其后的,是一发快到极致,即便是高等战宠师的视觉都无法捕捉到的毁灭之影!

不好!

裁判猛然反应过来,心中大惊,另一边可是秦家少主,要是就这么死了,他这裁判可是相当失职的,无法跟秦家交代。

只是,他的身体跟不上他的思绪,已经来不及阻止,这箭矢太快!

完了…

轰!!

整个赛场猛然撞击,地面晃动,整个场馆都在震颤!

无数绚丽的光芒集中到一起,轰然爆发!

灼热的气流,电闪雷鸣,飓风和尘暴,种种景象勾勒成的犹如末日般的场景,出现在赛场之上,将秦少天和他面前的熔翼暴龙兽完淹没!

场震撼,所有观众看得呆滞,这就是九阶技能的真正威力?!

要不是有结界抵挡,没人会怀疑,这一箭能将整个场馆贯穿!!

吼!!

在这毁灭景象尚未消散时,所有人还停留在这一箭威能的震撼当中时,陡然间一道狂怒的咆哮从尘暴中传出,带着歇斯底里的疯狂和狰狞,震得周围的空间像水波般震动!

紧接着,所有的混乱能量骤然横扫一空,就像被一只无形大掌挥舞拍散,两道雄伟狰狞的身影出现,一高一低,其中身体较低的那只,正是先前在秦少天身边的熔翼暴龙兽,此刻它的身体蹲在了地上。

准确的说,是半趴在地上。

在它坚硬的龙躯胸膛上,出现了一个完贯穿它身体的巨大窟窿!

好在这窟窿不是龙心位置,所以它依然有呼吸,没有当场毙命。

在它胸口的窟窿后面,是几根尖锐的暗紫色利刃,这利刃交织在一起,化作一面盾牌,在利刃上有灼烧和冻结的痕迹。

这利刃的本体,是一只浑身黑紫色的狰狞身影,有七八米的高度,单纯从身高来说,跟银霜星月龙差不多,但它的身体是类人型,因此显得极其修长。

而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它的双臂和身躯上,有尖锐的利刃、触须、弯钩、尖牙怪嘴等肢体,如果是看漆黑剪影的话,会误认为是一个身穿条状乞丐状的人类,但这些“条状物”的真面目,却都恐怖至极。

而场的观众,也都看清了这个恶魔般的身影。

一时间,场寂静!

这是……

旁边的裁判也感觉心脏狠狠狂跳一拍,心中在大吼,这秦家是疯了吗,竟然把这种东西给自家的少主用?!

开什么玩笑!!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黑紫色战宠,从那狰狞邪恶的外表就能看出,是恶魔系。

但它不是普通恶魔系,而是九阶恶魔位阶中,名列第二的血腥魔侍!!

能名列恶魔位阶第二,这是什么概念?

意味着只要它成长起来的话,达到巅峰期,即便是在九阶极限妖兽中,都是非常可怕的存在,只有极少数东西能镇压,或是传奇!

从稀有度来说,这是比炼狱烛龙兽还罕见的战宠!

但是……没有人会羡慕这血腥魔侍的主人,因为这血腥魔侍虽然恐怖,但它更令人闻风丧胆的是,它有极强的噬主意识!

早先有一句话流传在战宠师圈子中,后来甚至被写入到战宠师教科书里,那句话是这么说的如果你有一头血腥魔侍,在你身受重伤,濒临绝望之时,希望你最好不要想到去召唤它,因为那样只会让你死的更快,更惨!

从血腥魔侍列入战宠图鉴后,伴随着它发生的惨案便一直没有停止过。

要么是反噬主人,要么是战斗失控!

一旦失控的话,虽然不会弑主,但会危害到战宠师身边的亲人朋友,而且在一些有规则的比赛中,战宠失控,就意味着输掉战斗!

就是这样一只几乎要被列为禁忌的战宠,居然出现在了龙江基地市,出现在了这个赛场上,而且它的主人,竟然还是秦家的当代少主,一个有无限光明前途的人!

裁判实在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别说是他,在台下,前排众多席位处,各大家族的人包括市政府的强者,也都朝着秦家方向投去目光。

但是,他们看到的是秦家的那位老头,面带微笑,苍老的脸颊上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风霜痕迹。

“这老家伙……”

“果然,平时不叫的狗咬人最凶!”

“秦家……”

各大家族眼中都闪烁着光芒,目光再次转到场上。

……

在后面的待赛区,也是一片死寂,所有人张大了嘴,都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

血腥魔侍!

我的天。

这就是秦少天的底牌么?!

柳家众子弟,都脸色变了。

柳剑心脸色难看,眼中充满忌惮,还有一些庆幸。

看来,他果然是天命所归的人。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这种怪物还好没让他遇上,否则的话,他没有丝毫把握能对战一头熔翼暴龙兽,同时还要面对这种随时会失控狂暴的怪物。

旁边的柳青峰脸上的淡然不见了,眼神阴沉,嘴里的后槽牙,暗暗地咬紧,同样是少主,但这秦少天和他的血腥魔侍,却让他感受到差距。

虽然没有对战过,但他只有三成把握取胜。

这样的胜率,在战斗中只能依靠奇迹发生!

“该死……”

他微微攥紧拳头。

……

在另一边,叶家等人,也都脸色惊变。

“我以为我已经够疯了,没想到这秦家更疯……”

叶龙天喃喃自语,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惮,心底已经将这秦少天,当成他后面的头号大敌!

这果然是最危险的一个家伙!

他眼中迸射出强烈的战意,来吧,我等着你!

……

牧家处,几位牧家子弟都是脸色难看。

其中那位先前被秦少天击败的牧家子弟,身体微微颤抖,心中无比庆幸,当时秦少天没召唤出这玩意儿跟自己战斗,否则的话,他能否活着回来都是一个问题。

不过,以这秦少天的实力,也没必要召唤这东西出来,哪怕他再强一倍,那头熔翼暴龙兽也够他吃一壶了。

“这血腥魔侍的气势和体格,应该是接近九阶了……”一个身材健壮的青年沉默片刻,开口说道。

他坐在牧家少主牧尘的身边,是他的守道人。

同时,他也是夺冠热度第一的存在。

他叫……牧原守!

“几乎是超过两个大境界了,这已经是人类精神力的极限……”旁边的牧尘一脸震撼,喃喃自语,跨越两个大境界奴役战宠,极容易失控,更别说奴役的还是恶魔宠里面,号称最凶残最暴虐的血腥魔侍。

这简直就像随身揣着一颗炸弹,随时会引爆自己,同时还会炸死别人!

这么冒险的事,秦家怎么会让自家少主来干?

他想不通,眼中疑惑。

“再过不久,就是亚陆区第一学府开学的日子,莫非秦家是打算……”

脑海中闪过这念头,牧尘怔了一下,眼中忽然露出几分明悟,心中顿时感到一丝紧迫感,如果这秦少天能够如愿以偿的话,那么秦家今后的几十年,将会空前强大!

到时,他们牧家还能不能保持今天这样的地位,就很难说了。

甚至,龙江基地市还容不容得下牧家,都是未知。

……

赛场上。

随着血腥魔侍的出现,场的气氛降到冰点。

这头恐怖的恶魔宠,让无数人为之哑声,虽然知道有结界屏障,但一些人还是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这时,在血腥魔侍的利爪结成的盾牌撤走后,也露出了站在后面的秦少天面容,他浑身毫发无伤,只是脸色没有先前那么轻松随意了,他的表情变得十分凝重,漆黑的双眸中露出了几分冰冷杀意!

“撕碎它!”

秦少天缓缓拔出利剑,一字字说

静静站立的血腥魔侍微微抬头,它的脑袋乍一看像是人类的头颅,但表面有一道道缝隙裂痕,这不是伤疤,在裂痕中微微露出尖锐的利齿,它的整颗脑袋都能“睁开”,将猎物一口含住撕碎!

此刻,在它脑袋上面,本该位于“人类眼睛”的位置,缓缓浮现出了两道猩红的光芒,这光芒越来越明亮,逐渐流露出嗜血,残暴的狰狞。

撕碎……

嗖!

它身体微微摇晃,下一刻骤然爆发而出。

没有疾风女妖的‘超疾风’加持,但它的速度却快到近乎模糊,在境界差距太大的情况下,疾风女妖的技能加持,已经效果不大。

沿途经过……支离破碎的地面像是被气流刀刃划过,掀起一阵白色气浪,光是行动间造成的气流,便具备实质性的杀伤力!

只是一瞬间,它便贴近到了银霜星月龙面前。

在九阶之下的人看到这一幕,只觉得它像是施展了瞬闪秘技。

嗜血残暴的猩红眼珠,与一双暗银色的龙眸,在咫尺间视线触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