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浩被抓去了刑部大牢,世家那边的官员感觉出现胜利的曙光,抓进去了那就有希望扳倒韦浩。

“确定抓进去了?”崔雄凯看着下面的人问了起来。

“确定,很多人都看到了韦浩被刑部人带走了。”那个下人肯定的点了点头说道。

“好,抓进去了就好,让我们的官员继续弹劾,无论如何要削掉他的勋爵位,如果削掉侯爵,我看他怎么和长乐公主成亲!”崔雄凯一听,兴奋的说着,总算是抓起来了,

现在自己的客厅还在装饰呢,重新装饰,可是需要花不少时间和钱,关键是,这次世家的名声可是扫地了,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笑话着他们,昨天,很多人都跟着韦浩去看热闹,现在,他们世家,俨然成了京城的笑话了。

“是!”那个下人点了点头,

而崔雄凯也是坐在那里考虑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他也是写信告诉了族长了,包括韦浩说的,如果十天之内不到长安城来见他,就每个月放出十万本书,这个他不敢不报,谁也不知道韦浩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真的,自己没有报上去,就麻烦了,

现在不单单他是他汇报回去了,就是其他的世家负责人,也是写信回去了,如实的告诉族长京城发生的事情。

而在长孙无忌这边,长孙无忌烧是退了一些,但是咳嗦还是一直在,而且鼻子也是堵住了。“爹,感觉好了一些?”长孙冲进来问安。

“嗯,好一些了,客厅那边,重新装饰吧!”长孙无忌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我已经吩咐下去了,现在木匠正在测,下午就开始修,他们说,三天就能够弄好!”长孙冲点了点头说道。

“好!”长孙无忌点了点头。

麻花辫少女的夏日回想

“爹,这次,韦浩就是故意的,让爹遭罪!”长孙冲想想还是感觉很气愤。

“有什么证据吗,如果没有证据,就不要在外面乱说,免得丢人,韦浩第一个来我们家拜访,那是尊重我们,在我们府上待了两个时辰,也代表我们重视他,如果这样去说,那不是显得老夫虚伪?这次不管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我们都当做是无意的,只是老夫自己不小心,穿少了衣服,加上身体虚!”长孙无忌盯着长孙冲交待说道。

“可是,我,诶!”长孙冲很郁闷,现在丽质表妹和韦浩的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但是,自己很不甘心啊,自己守了这么多年,居然什么都没有得到。

“不要想那么多,往后见到了韦浩,可要客气一些,此人,要么就是真的一个憨子,要么就是一个大愚若智的人,不管是什么的人,我们都不能得罪,和这样的人去计较,吃亏的我们自己,如果要报复,就需要等,等致命一击!”长孙无忌继续对着长孙冲说道,

要说长孙无忌不怀疑韦浩,那是不可能的,要不然也不会刚刚炸掉了那些世家的大门,就来自己家,但是韦浩在自己府上,一直都是说自己的好话,拍着马屁,自己还能怎么办?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自己能黑着脸对人家吗?

“是,对了,这次爹看有机会吗?韦浩被抓了,关在刑部大牢。”长孙冲想到了这个,眼睛一亮,对着长孙无忌说道。

“被抓了,什么时候的事情?”长孙无忌愣了一下,开口问道。

“就是今天上午,刑部去抓的。”长孙冲如实的汇报说道。

“嗯!”长孙无忌嗯一声之后,就躺在那里考虑着,长孙冲也是等着长孙无忌的考虑。

“不但不要去落井下石,我们还要想办法保护韦浩才是。”长孙无忌突然开口说道。

“什么?”长孙冲很意外,没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还要去保护韦浩。

“陛下是不会让韦浩出事的,现在看是韦浩和世家斗争,其实是陛下在和世家斗,韦浩只是一个先锋而已,这个先锋对于陛下来说很重要,先锋战败了,那么陛下就败了,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陛下和世家的斗争,都不能败,

而世家那边,也不会轻易认输的,这场战斗,才刚刚开始,陛下抓韦浩,那是为了保护他,省的他被人干扰了,而昨天,韦浩炸那些世家的大门,可以说是取的了一个大胜利,陛下岂会放弃手下的功臣,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他未来的女婿。”长孙无忌坐在那里分析了起来,长孙冲哪里能够完听懂啊。

“下午,老夫要进宫一趟,不,去帮老夫写一份奏章,就奏明了,韦浩无罪,此事,不该牵扯到朝堂来,本来就是民间的纠纷,和朝堂有什么关系,等会老夫念,写,然后送到尚书省去!”长孙无忌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爹,都这样了,还要帮他?”长孙冲有点想不通啊,自己老子到底是怎么了。

“爹不是帮他,是帮陛下,是帮皇后娘娘。”长孙无忌狠狠的瞪了一下长孙冲,长孙冲无奈,就去拿奏章本和纸笔了,

而此刻在甘露殿这边,李世民则是在看着李孝恭递过来的一份奏章,弹劾长孙无忌,怠慢了当朝侯爷,让韦浩席地而坐,受冷不是,还吃咸菜。

“哎呦啊,这事就别参合了!”李世民很无奈的摸着自己的脑袋说道,这两天弹劾的奏章已经够多了,现在自己的堂兄也来参合一脚,还弹劾自己的大舅子,这不是闹吗?

“陛下,看奏章,韦浩说了句句属实,如果是这样,他齐国公岂能这样做?”李孝恭很不理解,马上盯着李世民说了起来。

“朕知道,昨天晚上韦浩从府上回来了,就到皇宫来了,说什么齐国公是官员的楷模,说什么齐国公为官清廉,这孩子懂什么啊,嗯,不过,此事辅机也有不对的地方,但是还是不要弹劾了,朕来处理,这个事情,朕会和辅机说清楚的,这样轻慢了韦浩,确实是不对!”李世民对着李孝恭说了起来。

“是,既然陛下都这么说了,那臣就不给陛下添乱了。”李孝恭拱手说道。

“嗯,对了,对于韦浩炸了那些世家负责人的大门,如何看?”李世民看着李孝恭问了起来。

“炸的好!”李孝恭想都没有想的说道。

“但是现在那些官员想要朕拿掉韦浩的爵位,如果拿到了爵位,那韦浩怎么和丽质成亲?在说了,韦浩何错之有?”李世民看着李孝恭问了起来。

“什么,要拿掉韦浩的爵位,陛下,他们也太过分了,这种事情,属于民间纠纷吧,世家的那些负责人,他们也不是官员,凭什么韦浩炸了他们家的大门,他们就让官员来弹劾韦浩?那些官员到底是世家的官员,还是朝堂的官员,陛下,这个绝对不能处理!”李孝恭瞪大了眼珠子,对着李世民喊道。

“没错,他们不是官员,这也就是一个民间纠纷,韦浩赔钱和赔礼就是了。”李世民赞同的点了点头。

“那臣去写一份奏章去,这个事情,不说清楚可不行,凭什么要处理韦浩?”李孝恭马上懂了李世民的意思,说着要去写奏章。

“行去写吧,写完了,交给尚书省那边,还有,明天记得来上早朝,没事别请假。”李世民提醒着李孝恭说道。

“是,臣明白了!”李孝恭马上点头说道。

“弹劾韦浩,削掉爵位,谁啊,谁敢弹劾我这个小兄弟?”程咬金在家里,听到了儿子程处嗣的话,马上火大的说着。

“爹,搞错了吧!”程处嗣和程咬金说,也就是想要让程咬金帮着韦浩说说话,但是说韦浩是小兄弟,那是什么意思?自己平白无故就矮了一辈?

“韦浩什么时候成了的小兄弟了,他比我都还小。”程处嗣很不满看着程咬金说道,这个爹什么都好,就是喜欢乱认兄弟。

“唔,弹劾韦浩,不成,我要写一份奏章上去,凭什么弹劾韦浩,不就是炸了几家的大门吗?这和朝堂有什么关系,又不是炸了官员家的大门,再说了,炸了官员家的大门,也只是罚款而已,还抓去坐牢!削掉爵位?哪有这样的?”程咬金说着就拿着旁边的奏本,准备些奏章了。

“是,不过,现在世家那边攻击韦浩攻击的厉害,昨天晚上我当值,大量的奏章送到了陛下面前,陛下都没有看,都是堆在案头上。”程处嗣提醒着程咬金说道,这就说明,李世民压根就不想处理这个事情。

“嗯,只是,诶,药师伯伯估计心里难受了。”程咬金说着就停了下来,想着这个事情。

“药师伯伯压根就不知道,韦浩早就和长乐公主在一起了,在认识思媛之前就在一起,当初德謇说要找韦浩的麻烦,我就提醒过他们,他们压根就没有当回事,而我也不敢说,陛下交代了,不能对外说的。”程处嗣一听,也是坐在那里抱怨了起来。

“说这个没用,老夫问,让二郎娶思媛,可以吗?”程咬金看着程处嗣问了起来。程处嗣听到了,瞪大了眼珠子,看着程咬金说道:“爹,是不打算要二弟了吧?二弟得知这个消息,马上就能收拾东西去边塞去!”

“嗯,也是,不过也没有关系吧,关了灯,不也一样?”程咬金看着程处嗣问了起来,程处嗣翻了一个白眼。

“行行行,可是韦浩这个事情,肯定的不行了,关键是,药师伯伯此事对他的打击,可是很大的,本来他就一直想要不上朝,想要闭门谢客,是陛下一直让他上朝,现在还担任了左仆射,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可,思媛终究是他的一块心病啊,如果不解决思媛的事情,药师伯伯饭都吃不好,但是现在韦浩的事情定下来,思媛就没有可能了,不成,我要去和陛下说说,要陛下好好和药师兄谈谈,可不能现在就不上朝了。”程咬金坐在那里说了起来。

“爹,说什么,难道让韦浩纳思媛为小妾不成,药师伯伯能答应?”程处嗣不懂的看着程咬金说道,

程咬金听到了,狠狠的瞪了一眼程处嗣骂道:“可能吗?懂个屁啊,我让陛下去找药师伯伯谈,就是希望他能够不要被这个事情影响,继续为官,而不是躲在家里闭门不出,真是的,思媛的事情,还是要想办法才行。”

“哦,行,那是可以去说。”程处嗣点了点头,自己是误会了。

“嗯,到时候和尉迟叔叔一起去说才行,哎!”程咬金再次叹气了起来,

而在李靖府上,李靖此刻也是很着急,虽然闺女思媛表明还是微笑的,但是他从下人那边得知,思媛从得知韦浩和李丽质的婚事后,就没有怎么吃过东西,坐在闺房就是发呆。

“这可如何是好啊!”李靖的夫人,人称红拂女,此刻也是坐在那里发愁的说着。

“我们有意,人家无心,能怎么办?再说了,之前是真的不知道,韦浩还和李丽质有关系,如果那个时候知道,提前把这个婚事给定下来,就好了!”李靖也是为难的说着。

“说,当朝左仆射,连自己闺女婚事的问题都解决不了,说,对得起兄弟吗?”红拂女非常不满的看着李靖说道,李靖一听,也是没办法争辩,自己确实是没有做好这个养父的责任,更加对不起兄弟。

“诶,老夫再从年轻人当中,选成俊杰看看能不能成。”李靖叹气的说着。

“我就不懂了,我闺女要身材有身材,面部也精致,不就是肤色和中原人不同吗?这大街上也不是没有,胡商那边也有这样的女子,这样就是丑了,我闺女比我大唐很多男人都高,他们就看不到吗?”红拂女坐在那里发怒的说着,红拂女可是有本事的,当年可是跟着李靖南征北战的,一般的练武的人,打几个是没有问题的。

“好了,老夫知道了,老夫还要写一份奏章才是,现在韦浩被抓了,世家攻击的凶,这个事情,可不能让世家成功,陛下,可不能输啊!”李靖说着就站了起来,准备去写奏章去。

“还有心思写奏章,看看闺女,这两天就没有吃过什么东西,又不是不知道,这丫头对韦浩动心了,之前她对其他的男人没动过心,但是这次是动了真心,

尤其是他两个哥哥和他说韦浩的事情后,她就更加上心了,以为这个事情能成,谁知道陛下从中插一脚诶,没用的东西,自己闺女的男人都被人抢了!”红拂女对着李靖骂了起来,红拂女可不怕李靖,而且本来她性子就是非常烈的,和李靖稍有不和,就开骂。

“哎呦,我知道了,我处理!”李靖很烦躁的说着,红拂女就是坐在那里生气。

很快,很多要求释放韦浩的奏章也送到了李世民的案头上面,这个李世民可是有兴趣看看的,发现都是当朝的那些重臣,大臣,心里则是非常满意,那些跟着自己的大臣,还是很懂事理的,也知道,这次自己不能败,不能妥协。

“陛下,这次,世家那边可以说是部出动了!韦浩那边,可是需要顶住才是,对了,臣听说,韦浩的世家放话了,让那些族长来长安城见他,否则,他就每个月放出十万本书出去,让天下的寒门子弟,有书可读!”房玄龄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朕也听说了,这小子,准备是要散尽家财来做雕版印刷,就他那些钱,能够坐出几本书出来,朕之前也不是没有考虑过,

如果要做好一本《论语》的雕版,都需要上千贯钱,而读书可不是靠一本《论语》就够了,《论语》的字数还是少的,而那些很多字的,

如果要弄起来,还不知道需要话多少钱,雕错一个字,就要废掉一个版,而且用木板雕刻,还容易损坏,印刷的时候,也容易坏,这小子,是要和世家拼了,把家里的钱部用完,弄出几本寒门子弟需要的书籍,不过,他倒是提醒了朕,

其他的书,朕可能没有那么多钱去雕刻,但是,挑选出几本重要的书来做雕版印刷,还是可以的!”李世民坐在那里,对着房玄龄说道。

“是啊,完可以,慢慢增加就是,每年如果能够增加两本,我相信对于天下寒门子弟来说,都是大幸事!”房玄龄也点头说道。

“嗯,成,哎,说,朕拿钱让韦浩专门去做这个事情,可好?他们既然这样攻击韦浩,那朕就要和他们斗一斗,正好应了韦浩那句话,每个月放出10万本书出去。”李世民想了一下,对着房玄龄说道,他这边是准备支持韦浩了,让韦浩去和世家那边争出高低来。

“成,不过,需要不少钱才是!”房玄龄点了点头。

“朕拿出五万贯钱出来,支持韦浩先弄出了六七本书出来。”李世民咬着牙下定决心说道。

·····感谢这么多兄弟打赏,老牛这段时间也忙,更新完了就要带小孩,才发现,有很多人打赏,在这里,特别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