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厅内响起了一片集体倒吸冷气的声音。

“这么便宜?那我就花钱买,先给我来两条,一条红烧,一条清炒,钱不是问题。”

李白拿出一本支票簿,关注重点完偏离了对方想要表达的内容。

不就是两亿嘛,两条这样的菜蛇也不过四亿,他在吃上面从来都不会吝啬金钱。

钱是王八蛋,花完接着赚,以前没钱的时候怎么过,现在有钱了照样还是怎么过,钱少就少花,钱多就多花,没说一旦成了爆发户就得天天山珍海味,青菜豆腐不是照样可以上桌。

最近昆仑妖域公司的主打产品雪肌露大卖,每天都会有海量利润进帐,这个价钱的眼镜王蛇,李白完吃的起。

先弄两条回去,让清瑶和洪璃也尝尝鲜。

阎广元以为李白听错了,当即气急败坏地说道:“李巫师,您没听懂吗?这条蛇王价值两亿,不是两块钱,也不是两百块。”

“是两亿,我没听错!放心我有钱,银行帐户里四十亿,别说两条,就算是二十条也吃的起。”

李白掏了掏耳朵,嫌对方的嗓门太大,有什么好一惊一乍的,能用钱解决的问题,统统不是问题。

他的话音未落,又是一片集体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游振国等人都有些低估了李白的身家,虽然知道对方与昆仑妖域公司的关系,但是没想到这个小股东的身家竟然这么雄厚,即使是巫师,那也是真土豪无双的巫师。

冶丽多姿长发美女花束互衬青春之美

尽管昆仑妖域公司的部分商业经营资料是对外公开的,可是没人想过,两个大股东的钱,就是这位小股东的钱。

股东身份虽然公开,但是资金流动却是保密的。

“你,你,你……”

阎广元指着李白,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脸色变了数变后,他咬了咬牙,说道:“想要蛇王也可以,只要加入我九州玄学会,无论是红烧,还是清炒,我尽力帮你搞来。”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为了蛇王青蛟,为了“五雷正法”,阎广元算是豁出去了。

有人喜欢美女,有人喜欢金钱,有人喜欢古董,九州玄学会内部并不乏有特殊爱好的巫师,相比之下,喜欢吃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好吃的巫师就有好几位。

只要持续投入培育,眼镜王蛇的蛇王还不是要多少就有多少,迟早能够培育出像青蛟那样的蛇王。

但是掌握“五雷正法”的巫师,放眼华夏就只有这一位,一旦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若是让其他势力挖去,九州玄学会将白白损失一员大将,甚至平添一位强敌,届时总有人会为此后悔,阎广元并不愿意让自己成为这些人当中的一个。

弄来这条蛇王,已经是他费了极大的力气,换作其他人,根本不值得如此做。

“不要!”

李白却摇了摇头,他对加入什么协会组织之类的,完没兴趣,嫌烦!

社团什么的,各种鸡零狗碎的麻烦事,说不定还要替别人顶锅。

更何况世上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九州玄学会能够拿出这么珍贵的蛇王,肯定是有所图谋,不可能白白倒贴。

这种容易被坑的勾当,习惯了坑别人的李大魔头才不愿意干。

像“大巫俱乐部”那样的,仅仅只是以微信群的形式存在,相互之间的关系十分松散,也谈不上会波及到其他人,李白倒还是能够接受。

一切以利益为先的九州玄学会绝无可能像“大巫俱乐部”那样自由自在,肯定会有许多规矩束缚,他同样不会接受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阎广元脸色铁青地说道:“李巫师,请您想好了,九州玄学会人才济济,拥有无数宝物,蛇王只是其中之一,如果您能够加入,得到的好处会超出您的想像,绝对是有利无害。”

换成别人想要加入九州玄学会,他还不答应呢!

作陪的游振国等人彼此对视一眼,心中暗暗叹着气,人比人当真是要气死人,他们加入九州玄学会可不是像现在这样由理事亲自邀请,而是各自到处托人情,找关系,花了若大的代价,才得到这么一个最低级与最普通的会员资格。

双层玻璃箱子里的那条蛇价值几乎堪堪比得上他们的身家。

眼前这位年轻人却是依旧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而且还有自傲的本钱,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这条蛇卖不卖随便,反正吃不到也不会饿死,我对加入九州玄学会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李白态度十分坚定的再次拒绝,想要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利诱自己加入,简直是太天真了。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哪怕忌惮李白的“巫术”,当着众人的面下不了台的阎广元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

自己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弄来一条蛇王作为代价,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丝毫不领情,一张热脸直接贴到了冷屁股上,就算是泥人,此时也会爆发出三分火气。

“阎理事,息怒息怒,人各有志,不要勉强!”

“算了算了,消消气,先吃饭,一边吃,一边慢慢说。”

“不要着急嘛,时间多的是,只要诚意足够,李先生应该会理解的。”

“李先生,不要生气,阎理事也是失言,有什么话,咱们好好商量。”

这个时候,被请来作陪的那些人终于发挥出了自己的作用,充当起和稀泥的工作。

阎广元坚持了一下,终于悻悻然的说道:“先吃饭吧!”

一伙人簇拥着李白和阎广元往后厅而去。

那里已经摆好了一张大圆桌,冷菜拼盘六荤六素,十分精致。

众人刚刚落座,热菜便如流水般不断送了上来,酒水是上好的红酒和白酒,直接开瓶任人取用。

作陪的这些人既不会巫术,也不能驱使任何蛊物,更不懂什么风水堪舆或者奇门八卦之流,连江湖骗子都算不上,几乎清一色都是生意人,但是在为人处事上却很有一套。

推杯换盏之间东拉西扯,话题频出,扯得天花乱坠,很快将刚才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化解,饭桌上变得有说有笑起来。

即使是一直板着脸的阎广元,被众人刻意吹捧了几句后,也渐渐融入到热烈的氛围中。

“李先生,虽说您以果汁代酒,但是咱们的礼数也不能少,我先干为敬!您随意!”

九州玄学会的生意人之一万元青拿着白酒杯子直接一饮而尽,然后亮了亮杯底,表示自己的干脆利落。

放下酒杯,落座后,他夹了一口菜,压了压入肚的酒水,又说道:“不知道李先生对我们九州玄学会有什么误解,但是据我本人所知,九州玄学会是一个奉公守法,依法纳税的协会,并不是嚣张狂妄的黑社会,几位,你们说是吧?”

“没错,没错!我们只是做生意罢了!”

同样是生意人之一的游振国点了点头,附和着万元青的说法。

其他人也纷纷应和起来。

“再加上一些传统文化,我们华夏的老祖宗还是留下了不少好东西。”

“阎理事也不是坏人,清清白白,看中李先生的才华和人品,特别邀请,并非图谋什么,还能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怨,何必为此生气呢!”

“是啊!要是有人违法犯罪,恐怕早就被抓起来了,九州玄学会是一家正规的民间协会,既没有非法集资,也没有非法借贷,干干净净的很。”

“阎理事和我们也是一番好意,请李先生不要误会。”

李白举起手中的杯子,里面没有酒,是橙汁,说道:“你们是巫师吗?”

游振国等人互相对视一眼,纷纷疑惑的摇了摇头。

李白端着杯子继续说道:“那么你们是风水师,或者是阵法师,又或是天师什么的?”

“李先生,您真是说笑了,我们几个都只是做生意的,哪里会那些本事。”

“嗨!要是真有这本事,我们哪里还需要这么辛苦的挣钱。”

“咱们九州玄学会里面有不少奇人异士,他们应该十分欢迎李先生一起加入进来研讨和交流。”

除了一个阎广元是理事以外,其他人都是生意人,为九州玄学会提供渠道、人脉和资金,即使是有巫师和风水师什么的讷,也不会有兴趣参加这种应酬,更何况还是踩低捧高的试图拉拢人,实在是拉不下这个脸面。

“好了,且听我一言!”

李白抬起手,饭桌上立刻安静了下来。

“你们是普通人,被世俗法律约束,也同样被世俗法律保护,自然看不到另一个层次的事情,我完可以理解,九州玄学会绝对没有你们自以为的那样单纯,等等,先听我说完。”

看到有人欲开口,他直接打了个响指。

群体禁言术!

连阎广元理事都没有被放过。

饭桌上就只剩下一个声音,李白同学的。

游振国等人发现自己突然发不出声音,无不一脸惊骇,尼玛,这简直太吓人了。

怎么好好的就突然变成了哑巴呢?

华表说

最近一直在忙儿子上小学的事情,太麻烦了。

爱尚手机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