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皇之能,超乎想象。

阴皇这样的对手,方云也是第一次遭遇到。

哪怕是当年无比强大诡异的鬼谷子,都没有这种瞬间移动大部队的能力。

五大战将还有莱达姆、萨尔米耶均已经投入战场。

战况相当不利。

祖乙神态严峻地方云说道:“少主如若有手段,此时怕是必须要出手了,要不然,青铜战堡可能被破……”

方云点头说道:“好,那就让我会会阴皇!”

说完,方云手腕一振,落日残弓出现在左手之中,两支落日箭轻轻地搭在了弓弦之上。

祖乙眉头轻轻皱起,低声提醒到:“少主有所不知,那阴皇历来神秘,其位置好似从不固定,他身下的九尾妖狐也是狡猾万分,过去我大商也有绝世强者想击杀阴皇,结果无功而返……”

方云脑海之中,元神武装已经驱动,猰貐之眼睁开,向阴皇看了过去。

嘴里,方云则轻声说道:“无妨,我试试便知。”

阴皇的位置,相对靠后,在鬼方联军千军万马的后方。

周末无聊自娱自乐的可爱小女生

肉眼去看,他此时正好整以暇地坐在了鬼云之上,身下是匍匐的九尾妖狐。

一身洁白的裘衣,再加上修长的体型,让阴皇看上去无比的阴柔,就好似是林青霞版的东方不败。

然而,猰貐之眼的观察之下,看到的,则是另外一番景象。

鬼方联军阵营之中,鬼云不过障眼法,阴皇露出的形体,也不过虚幻。

真正的阴皇,此时正在鬼士的层层保护之中,而他的形象,也跟表露在外的样子大相径庭。

真正的阴皇,乃是一个骨瘦如柴,面色黝黑,五爪好似鬼爪的老头,怀中抱着九尾白狐,背后竖起一副黑蟠,阵阵黑烟丝从黑蟠上冒了出来,涌入战场。

那些正在猛攻城门的,只能看到半截身躯的鬼士,在猰貐之眼的观测之下,豁然就是一张张跟黑蟠黑丝相连的青铜人皮。

猰貐之眼,能看到肉眼凡胎看不懂的真实景象。

看到眼前这一幕,方云彻底看透了阴皇的虚实,但正是看透了这个异象,方云心中也就越发的惊叹。

好一个鬼方,好一个阴皇,如此手段真是匪夷所思,闻所未闻!

那么强悍的,实力远超青铜锐士的鬼士,居然只是人皮灌注了青铜炼制而成,这种手段,方云还真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鬼方的神秘,可见一斑。

各个朝代对鬼方的记载都是讳莫如深,遮遮掩掩,让人看得云里雾里。

可能真实情况乃是,鬼方的存在就是一种忌讳,常人根本就搞不懂他们的真实情况,历史记载,也就只能模棱两可了。

挽弓当挽强,擒贼先擒王。

方云出手,直接对准了阴皇。

落日弓遥遥地对准了鬼云之上的九尾神辇,缓缓地拉开了弓弦。

感知到方云的锁定,感知到方云的气势,鬼云之上,神态优雅的阴皇身躯微微僵直,然后若无其事地摇摇头,继续轻轻抚摸着九尾,并没将方云的锁定放在心中。

在他看来,方云锁定鬼云九尾神辇,注定就是个笑话。

落日残弓缓缓拉开,方云吐气开声,大喝一声:“阴皇,可敢接我一箭!”

阴皇的声音从九天之上悠悠传了过来:“你能射中我再说!”

战场之上,激战正酣。

无论是青铜战堡,还是鬼方联军,此时此刻,其他将士根本都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关注方云和阴皇之战。

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传遍全场,但真正关注此战的并不是太多。

倒是方云身边的几个修士,听到方云说话,顿时士气大振。

长期以来,方云在他们的心目中就已经成了无敌的代名词。

方云出手,也就意味着,此战进入到了关键时刻。

方云的霸王之名,可不是白来的,神射之术,冠绝天下,阴皇要是大意一点,怕是就会吃不完兜着走。

天空之中,出现两道光华,一红一白,日月并行,交叉而出,如同两条毒龙,直冲九尾仙辇,杀向其上的阴皇。

无所谓地摆摆头,阴皇好整以暇地抚摸着九尾洁白的皮毛,轻声说道:“雕虫小技,也敢前来献丑……”

说话之间,日月并行已经唰的一声,从他的身躯之中穿了过去。

无与伦比的箭矢之力,将他雪白的裘衣掀起老高,九尾在空中根根竖起,不停地摇摆起来。

但是,这势大力沉的一箭,却并没有射中阴皇。

九尾妖狐的咯咯笑声传了出来:“这小子的力量不小,箭矢速度极快,足以洞穿山体,厉害厉害,不过,咯咯,小子的准头不怎么样,貌似这一箭射偏了!”

阴魂不急不忙地说道:“以他这种水准,再来十箭八箭,照样射不中本尊,小子,继续,本座在此,看你需要射出多少箭,才能挨到本座的皮毛……”

祖乙在方云身边微微摇头:“阴魂之躯,看似真实,但极有可能并不是实体,少主你可能永远无法射中他的本尊。”

方云无比沉稳地,再度拿出两根落日箭,搭在了弓弦之上,头也不回,对准了九尾仙辇之上的阴魂,沉声说道:“我就不信射不中他,再接我一箭……”

这一次,方云射出的两支箭矢,乃万里殇月。

箭出如虹,直奔九尾仙辇杀了过去。

九尾妖狐咯咯娇笑声传了出来:“哇,好强的箭射之力,真是让人生畏,我说主子,这一箭要是射中,可就不得了了……”

话没说完,万里殇月已经划破长空,从阴皇之躯上一贯而过。

九尾挥舞,鬼云翻腾。

但是阴皇依然若无其事。

纤细的手轻轻抚摸着九尾白狐,阴皇摇头:“说了,小子的准头欠佳,再来十箭八箭,也是一个效果……”

九尾妖狐惊讶无比的声音传了出来:“啊,居然还是不中,这小子真是个蠢货!”

阴皇和九尾妖狐一唱一和,两人的声音传遍战场。

鬼方联军和青铜战堡的战士们,都无比清晰地听到了两人的冷嘲热讽。

鬼方联军的将士们,士气大振。

而青铜战堡的战士们心中却产生了许多失望,神方少主都无法击中阴皇吗?

此战,青铜战堡必然会崩溃,必然会被鬼方攻陷吗?

但此时,方云身边,熟悉方云的几个修士,心中的想法却有不同。

凰三就想了,小云云真是奸诈,居然跟老子一般,扮猪吃虎,那得意的老小子,马上就会知道小云云真正的厉害了。

特么的,小云云连怀孕都能一射一个准,射你个阴皇岂不是轻松简单……

两支万里殇月,依然毫无战果地飞了过去。

祖乙还在摇头轻叹,方云已经第三次拉开了落日弓。

这一次,三支箭矢。

方云再度向前推弓,嘣的一声清响,三支箭矢,化为万里殇月,杀了过去。

九尾妖狐咯咯笑:“又来了,这位小哥貌似很顽固,是个很固执的人,接二连三,猛射不已,咯咯……”

话音没落,三支箭矢已经瞬间从九尾仙辇上空杀了过去。

依然不中!

不过此时,第二次射出的两支万里殇月,诡异无比地倒射而回,依然杀向九尾仙辇。

两波箭矢,在九尾仙辇正上方突然撞在了一起。

噗噗噗,一连串的清响过后,也不知这箭矢是怎么撞的,反正就是五支箭矢突然转向,杀向下方鬼方联军的战营之中。

箭矢速度本来就奇快无比。

方云连续几箭没有命中目标,阴皇的确有些粗心大意。

再加上,方云现在这种箭招,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也从来没想到过箭矢还能如此操作。

一时大意,躲闪不及。

三根落日箭瞬间杀入鬼方联军之中!

噗噗噗,三声轻响。

九尾妖狐飘在空中还在咯咯笑的笑声,突然化为凄厉无比地惨叫:“啊……”

凰三哈哈大笑:“中了,射,射,射,射死她,哈哈哈,兄弟们,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