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等到四点多,黄友伟才回来,身后跟着一个五十来岁的秃头男人,穿着深灰色的夹克,夹着个公文包,标准的领导打扮。

   “到了啊?进来吧!”黄友伟朝着陆峰招了招手道。

   进了办公室,黄友伟坐下说道:“介绍一下,市里面的财神爷,赵幼谦!”

   “不敢不敢,这位就是陆总吧?我有所耳闻,果然是年少出英雄啊。”赵幼谦面带笑容的跟陆峰握了握手。

   “您以后多照顾。”陆峰握着他的手说道:“材料我都带来了。”

   “签吧签吧!”

   一切都显得简单了起来,佳峰电子跟本市财政签了一份地方电子科技发展战略支持协议,里面的内容都是一些没用的废条例,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连续三年返还税务作为补助。

   签了字盖了章,陆峰把属于自己的协议装回了档案袋里,开口道:“还是要多谢黄书记,马上就是饭点了,我请客。”

   赵幼谦高兴起来,还能混顿饭,关键是能跟黄友伟一块吃顿饭,那确实是很不容易。

   黄友伟连连摇头道:“我回去吃,你没其他事儿就走吧。”

   “这多不好意思啊,我是真的想请你吃饭,就是想感谢一下,没有其他意思。”陆峰根本不给黄友伟过多推脱的机会:“我打电话订好了,不管什么事情,不能不吃饭吧?”

   “这也算是陆总的一点心意。”赵幼谦在一旁道。

   简式洛丽塔清纯少女

   黄友伟心里比谁都知道,他从陆峰身上捞不到什么好处,接下来电子厂要启动,指不定多大的资金空缺呢,天天粘着他,他也心烦。

   “行吧行吧,我这还有事儿,你愿意等就在这等吧。”黄友伟说完整理了一下自己掉过头戴着赵幼谦走了。

   陆峰借用市政的电话给张凤霞打了过去,让她去机场把庄云天接过来,同时定个好点的饭店,到饭点想让庄云天过去等着,并且一再嘱咐,一定要把自己跟黄友伟的关系说的重一点。

   挂了电话,陆峰坐在了办公室的楼梯口长椅上等着了,现在他就得守着,人家用得着自己,电话直接打过来,自己没用了,现在用得着他,那就难办咯。

   这条长凳上坐着七八个人,有的人已经连着等了一个多礼拜,求人办事儿就是这样,陆峰跟旁边几个人聊了聊,发现其中一个还是个副县长。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崔秘书走过来扫了一眼众人道:“回去吧,没法办的事儿,堵着也没用,人家下班回去了。”

   在场人的纷纷叹气,站起身走了,陆峰知道办公室能直接从另一个门去会议室,若是从会议室走的话,他肯定从大院正门出来。

   这么长时间陆峰一直盯着呢,他肯定没走。

   崔秘书见陆峰不走,说道:“陆总,你跟黄书记也是老相识了,不要为难他,再说,人家都走了,你在这盯着有啥意思?一会儿锁门了。”

   “我就乐意在这坐,管得着?”

   “陆总,人家走了!”

   “我知道啊,我就在这坐着,不等谁,今晚上就在这睡了。”陆峰盯着他说道。

   “你这.......”

   崔秘书无奈的叹了口气,掉过头进了办公室,看着黄友伟说道:“就剩下个陆总在那耍无赖,不走!”

   黄友伟看了看时间已经快晚上七点,外面天彻底黑了,他知道陆峰铁了心,肯定能堵他一晚上,把手头的文件夹合了起来。

   “从正门走,你也下班吧!”

   推开门走了出来,黄友伟远远看见陆峰坐在长椅上,迈步走了过来,说道:“这饭我不吃,我感觉我得兜着走啊。”

   “怎么敢,可不敢这么说,我就是个平头百姓,想请您吃顿饭而已。”陆峰站起身说道。

   “你的要求,我答应了,给你办了,不要得寸进尺,饭我吃了,泥人还有三分火,认识归认识,明白嘛?”黄友伟一字一顿的说道。

   “明白,您给我脸,请!”陆峰做了个请的手势。

   下了楼,黄友伟上了陆峰的车,并没有让崔秘书上车,陆峰一脚油门扬长而去。

   吴江国营大饭店,原本是国营企业,前几年混改后虽然大股东变了,可是名字并没有变,往前倒腾几年,能够来这里吃饭的,绝对是非富即贵,现在也是不少人彰显身份的地方。

   陆峰把车停好,黄友伟下车看了一眼,说道:“就咱两,随便吃一口不就行了,怎么还跑这了?”

   陆峰朝着黄友伟走过去,站在了他身侧,准备随时一把抓着他,防止他跑了,现在告诉他顶多是生气、翻脸,若是进去了再说,他绝对会愤而离席的。

   “你小子不对劲啊?”黄友伟狐疑道。

   陆峰嘿嘿一笑道:“我跟你说个事儿,别激动,我厂子不是缺启动资金嘛!”

   “怎么?”黄友伟皱眉道:“你小子把苏州所有银行行长都绑到这了?”

   “怎么可能,我能干出那事儿,那我得被枪毙啊!”

   黄友伟脸色已经难看起来,他是真的怕陆峰乱来,这人当年非法集资的时候,他就觉得陆峰胆子太大了,按照他当时的话来说,这人长着一颗挨枪子的脑袋。

   “你给我老实交代,真要是出了事儿,我给你争取死刑!”

   “这话说得,就是想办法弄点钱嘛。”陆峰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伸出一只手已经拦在了黄友伟后背,说道:“就是希望你进去跟这个庄云天糊弄几句,帮帮忙嘛!”

   “不可能!”黄友伟脸色凝重,连连摆手道:“绝对不可能,我什么身份?替你骗人去?你疯了还是我疯了?我他妈就知道你没憋好屁,你这是犯法的,叫合同诈骗知道嘛?”

   “什么诈骗啊,他自己愿意当冤大头,咱不是不还,就是把他的钱拿过来用一下,有钱了就还给他,这不是非法集资吧,这也不是本地的企业吧?你说的话我一直记在心头啊,我一样没犯!”

   黄友伟靠在车上大口的深呼吸,他就知道这玩意不是个好东西,肯定要出事儿,电子厂现在成了他的脸面,哪次去省里开会都得提两句。

   这要是爆出问题,就是往他脸上扇耳光啊!

   “你就不能安安稳稳、老老实实的做企业嘛?”黄友伟苦口婆心的说道。

   “哪个企业家是老老实实做起来的?”陆峰看着他道:“你以为是国企啊,亏了就亏了,后面有人给你撑着呢,我但凡心稍微干净一点,我就得死,黄总,你是经营过企业的,你应该明白我现在的困境,我用一点五个亿撬动这么大一块蛋糕,跟银行签的抵押贷款合同还在那呢,一旦运转不起来,我就彻底完了。”

   “就算这破产,你还有佳美食品啊,你还是富豪,陆总,咱俩熟归熟,你把我往这道儿上骗,我真跟你翻脸,我回去了。”黄友伟说着话就要走。

   陆峰哪里肯放过他,一把将他拦腰抱了起来起来。

   “你他妈放手,你知道你现在干什么嘛?”

   “这忙你必须帮,不是让你说什么准话,只要给个囫囵话就成。”陆峰把他放在车旁边,抓着他胳膊道:“今天你不帮也得帮!”

   “你知道你现在说什么嘛?我告诉你,我现在打电话就能让蹲大牢,你这是绑架!”

   “我其实还可以去香江那地方忽悠几个傻子,可是国内的市场已经没时间了,现在已经到了不成功便成仁的时候,坐牢就坐牢,现在你是鱼肉,我是刀俎!”陆峰盯着他沉声道:“我可以坐牢,我不信你没仇人,我也不信我空口白牙的说一些话,没人查你。”

   黄友伟听到这话神色缓和了一些,这真的是鱼死网破了,伸手拍了拍陆峰的肩膀道:“何必闹的这么僵呢,大家都是互利互惠,这事儿容易出问题!”

   “没有问题,皮包公司,跟我没关系,你喝点酒,说点醉话很正常,包间里就三个人,出了这个门,签的合同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陆峰看着他道:“我也知道,对您来说这事儿很为难,事儿成了之后,我可以给您在香江那边置办个别墅啥的,去度度假。”

   黄友伟看着这繁华的夜景,叹了口气道:“你们这些企业家,也不容易,大家都不容易,我能体谅,但是你这种手段我以后不希望再看到。”

   “您放心,我知道我什么身份,我就是孙子,我也看到你每天办公室门口排队的人,想当孙子的很多。”陆峰笑了笑道:“咱进去吧。”

   黄友伟整理了一下衣服,迈步走了进去,陆峰紧跟其后。

   三楼,包间内庄云天已经等的很不耐烦了,张凤霞也在不停的看时间,已经七点半了,服务员都进来三趟,问点不点餐。

   “马上就来,我打个传呼问一下。”张凤霞站起身说道。

   还没等开门,房门被人推开,陆峰走了进来,面带笑容的看向庄云天道:“庄总,久等了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