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任毅便走到了任镇海的身边,此时,钟锦亮和黑小色都下意识的走到了任镇海的身后,防止这任毅突然出手,将他儿子给救走。

其实,大家伙也很好奇,任毅该如何处置他的儿子。

但见那任毅走到了任镇海的身边,阴沉着脸道:“镇海我儿,寻常为父忙于各种琐事,对你疏于管教,你娘寻常时候又护着你,这才让你一步步陷入深渊之中无法自拔,如今铸成大错,已然无法挽回,俗话说的好,子不教父之过,我这个当爹的也有责任,今日便让为父替你受罚,也好让你长点儿记性。”

说话声中,但见那任毅突然从身上摸出了一把匕首,直接朝着自己胸口处扎了过来。

一下就在身上扎了一个对穿,鲜血顺着伤口就流淌了下来。

任毅突然做出这番举动,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怎么都没有想到,任毅竟然会对自己下手。

跪在地上的任镇海顿时也懵了,惊恐的喊道:“爹……你这是在做什么?”

“镇海我儿,你瞧好了,你犯下的错,由老子来偿还,这是给你一个教训,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有下一次,爹也护不住你。”

说着,任毅再次从身上抽出了一把匕首,在另外一处胸口又插了一刀。

同样是穿体而过,那鲜血顺着伤口流出。

“爹……不要啊……你这样会死的。”任镇海突然起身,一把抱住了任毅的大腿,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模样着实有些凄惨。

初恋这件小事的过程

看到这里,葛羽他们几个人不由得也生出了几分恻隐之心,这任毅也是够狠的,为了救自己的儿子,竟然做出了这般举动。

第二刀下去,那任毅脸色都没有变,哼都没有哼一声。

这也是一个铮铮铁汉。

不由得让葛羽他们几个人对任毅又佩服了几分。

想当初,他们在来赤云寨的时候,剑王老前辈曾经说过,这寨主任毅倒也是个不错的人,只是这儿子不成气候,看来所言非虚。

“寨主!”

武魁和仇明也是惊呼出声,二人眼睛都红了。

看来这老兄弟几个人之间感情也挺深。

看到这里,葛羽已经有些看不下去了,本来这些刀就该任镇海来偿还,全都由他老子顶替了。

葛羽正要劝那任毅两句的时候,但见任毅突然又抽出来一把匕首,紧接着又在自己身上扎了一刀。

这一刀直接插在了小腹上,三把匕首全都只露出了一个刀柄在外面,看上去触目惊心。

三刀扎完,那任镇海已经泣不成声,自己又抽起了大嘴巴子。

嘴里还嘟囔着自己该死之类的话。

而仇明和武魁则都是红着眼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带着身上的三把刀,任毅转过身来,看向了葛羽等人,正色道:“诸位,老夫给的这个交代行不行?江湖规矩,凡是犯了忌讳,或者有大仇者,只要对方忍受了三刀六洞,还能活下来,咱们就可以一笑泯恩仇了。请原谅老夫替儿子受了这三刀。”

虽然这三刀都是避开了要害,但是刀子插的这么深,也足以要了任毅半条命。

葛羽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那任毅一拱手道:“任寨主高义,今日我们弟兄几个冒犯了。”

“这是哪里话,是我儿子惹祸在先,刚才听黑小友说我们赤云寨还杀了你们一个人,这也是有交代的,这里有一掌银行卡,里面有一千万,算是安家费了。”

说着,任毅又从身上拿出了一张卡,交给了葛羽。

葛羽没接,不过黑小色倒是不客气,直接接了过来,说道:“不妨告诉任寨主,你们杀的那个人是万罗宗给我们带路的,我们回去也要跟万罗宗一个交代,这钱就收着了。”

“客气,应该的。”任毅又道。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任寨主,咱们后会有期。”葛羽又一拱手,然后带着几个人离开了这里。

“帮老夫给剑王老哥道声歉,是我任毅对不住他,改日定当登门致歉。”任毅看着几个人的背影道。

“好说。”葛羽回应了一句。

等葛羽他们走远了之后,那任毅才发出了一声闷哼,身子一踉跄,坐在了地上,脸色瞬间变的一片惨白。

“爹……”任镇海走过去,一把将其给搀扶住了。

那边武魁和仇明也纷纷走了过来。

仇明一脸不服气的说道:“大哥,以你的修为,未必不是他们几个人的对手,教训他们一番就是了,为什么要扎自己三刀,你真会没命的。”

任毅喘息了几口气,吞服了几颗丹药,这才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们懂什么,刚才你们两个还有镇海都在他们的手中,我这一动手,先死的肯定是你们三个。”

顿了一下,任毅又道:“还有,这羽涵小亮剑并不是浪得虚名,凭着他们几个人的实力,完全可以秒杀一个地仙了,如果老夫跟他们动手,胜算估计连一半都不到,就算是能够打赢他们,那又如何,他们背后可是有玄门宗和武当做靠山,赤云寨有多大的本事,能够跟这两大宗门抗衡?”

此话一出口,武魁和仇明默然了,任毅说的是实话,这两大宗门,随便一个刑堂出来,就能杀的整个赤云寨人仰马翻,这两个可是华夏江湖上的顶尖宗门,并不是一个小小的赤云寨能够相提并论的。

其实,任毅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说,便是葛羽他们跟九阳花李白的关系。

这十个人算是绑在一块的,动了他们,便是得罪了九阳花李白。

那几个杀神一旦过来,赤云寨就真的是片甲不留了。

尤其是吴九阴,眼睛里从来都容不得沙子,这是整个江湖尽人皆知的事情。

虽然吴九阴现在不知所踪,但是人还活着,只要他还在,任何人都不敢打九阳花李白的主意,也不敢得罪他的亲朋友好友。

葛羽他们一行人离开了赤云寨,在寨门口的位置,找到了那老王的尸体,葛羽一道符将那尸体给烧了,将骨灰给带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