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总拿到图纸,就迫不及待地找人攻坚去了。

临近国庆,若非一早答应要陪老婆、孩子来福臻岛度假,还打算带头加班呢。

要不是超星科研队里清一色的男人,林玉娟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有二心了。

到了福臻岛,林玉娟一看到徐随珠就忍不住吐槽:“傅正阳这阵子着魔了,天天往超星跑,说是有新项目。得亏研究室的员工我都认识,不然,哼哼……”

说着,她磨了磨牙。

徐随珠挑挑眉:“傅总亲自盯着万能撬棒的研发进度吗?”

“可不是,差点连国庆节都不打算休息呢。敬业伐?”

徐随珠笑着说:“看来是我的错。”

林玉娟其实听她说出项目名字,就知道傅正阳没骗她,这会儿也没那么郁闷了,佯嗔道:“要不是看嫂子你挺着个大肚子不容易,真想罚你陪我逛遍这座岛。”

徐随珠笑起来:“其实可以,陆驰骁那趟送小毅回镇上,顺道从福聚岛运了辆代步车过来,早上、傍晚我都能陪你绕着岛溜达,想逛哪里都随意。”

“骁哥对你真好!”林玉娟捧着脸,嘤嘤羡慕。

“你想多了,主要是给老爷子们代步用的。”徐随珠指了指别墅四周,“我散步基本不出这一块,用什么代步车。”

清新可人萌妹子诱人写真图片

林玉娟啧了一声,瞅着她笑。

“哎呀你这笑容太渗人了,我都起鸡皮疙瘩了。走走,我领你去你们的房间。”

“嘻嘻,嫂子你都怀二胎了,怎么提到骁哥还会害羞啊?”

“……”

之后几天,林玉娟一家就在岛上开启了吃吃喝喝玩玩逛逛的度假模式。

福臻岛大小适宜,有心逛,一天逛不完、两天指定逛遍了,但因为于他们而言是个新的海岛,开发得又那么完善、精致,假期临近尾声了依然觉得没玩够。

徐随珠这厢过完国庆也准备和家人一起回峡湾镇了,好方便包子爹开山洞。

山洞入口已经确定:就在别墅不远的南山坡,面朝大海、视野绝佳。

有侦察甲壳虫传来的电子地图指向,还有老爷子的风水术加持,基本不会错了。

只是表面丝毫看不出来洞口位置,哪怕把上头的树挖了也看不出异常,势必要动用挖掘机之类的辅助工具才行,光凭人力很难完成。

徐随珠便把早前兑了挖海底淤泥的挖掘棒和挖掘机器人留给了包子爹,以备不时之需。

林玉娟见她也要回去,疑惑道:“嫂子,你之前不是说打算住到十月底、十一月初吗?”

徐随珠当然不方便说实话,只好道:“你看我这肚子,七个月不到看着像是要生了。七个月不是有一次产检吗?提前回去也好,休息好了去照B超。我计划是顺产,但如果宝宝发育过大,可能要剖,得做好两手准备才行。”

林玉娟点点头:“这倒是。那你哪天去医院,我陪你去。这么大肚子,路上一定要注意安。你自己千万别再开车了,骁哥没空,我来送你。”

陆夫人闻言,愣了一下:“阿骁怎么没空?又要出海吗?你都这月份了,他还出去?这人,我去说说他!”

“妈,他不出海。”徐随珠拉住她解释,“我是想让他补种些奶果树、椰子树啥的。你看啊,这里的果树太单调了,不是桃子李子就是柑桔,这么大个岛,数来数去就这几样水果,所以送我们回去后,他再过来一趟,从福聚岛、福灵岛挑些其他种类的果树苗过来,争取以后来这里度假,想吃什么水果就有什么水果……”

奶果树苗和椰果树苗她的确准备好了,底下有个囤满货箱的山洞这事,目前就她、包子爹还有老爷子三人知道,做戏就要做套嘛。

而且不是她说,前岛主看似把整座岛规划得特别精致,角角落落都开垦到、并且植上了人工草皮,种的果树却是最(烂)寻(大)常(街)的品种,也不知道对方咋想的。

照理说,这么一处得天独厚的私人小岛,规划的时候肯定不知道要移民、要转让吧?怎么不种些外头不好买的水果呢?

陆夫人听她这么说,莞尔一笑:“南方有人家生完闺女会在树底下埋女儿红,咱家是种果树,这么想想也挺有意义的。只是不用这么着急吧?等你生完了来种也不迟。”

徐随珠心说生完就更没时间了,她要坐月子,包子爹要陪她坐月子,这万一开出来里头有什么需要上报的禁止流通的物品,还要花时间走流程。所以想来想去,还是这会儿最空。要不是她大着肚子不方便,她都想留下来陪包子爹一起挖。

正因为不可能,所以她还是乖乖回镇上养胎。

“有什么消息一定要告诉我啊!”

临别前,她小声叮嘱包子爹。

陆驰骁笑着点头:“挖到第一时间给你电话。”

“好。”俏眸流转,继续叮嘱,“安第一,没什么比人身安更重要。”

“嗯。”陆驰骁拥她入怀,“放心吧,有那么多防护用具呢,不会有事的。”

话是这么说,可徐随珠还是禁不住担心。

这不,人在家,心却无时无刻不惦记着福臻岛上挖山洞的包子爹。

林玉娟来接她去医院做产检,也心不在蔫的。

“嫂子,你昨晚没睡好啊?怎么看上去没精打采的?”

“唔,是有些没睡好。”

在医院大厅门口接她们的杨建莉见状,安抚地握了握徐随珠的手:“是担心宝宝太大不好生吗?没事的,实在不好生就剖,我们医院现在搞人才引进,产科的主刀医生和麻醉师都是省城大医院来的,技术好得很,不用担心。”

徐随珠:“……”本来没事,怎么越听越心慌?

今天妇产科里产检的孕妇比较多。

好在她两天前就和杨建莉联系了,算是预约过,所以一来就能做。

外头有孕妇嘟囔:“她怎么能马上做B超?走后门啊?”

和杨建莉交好的小护士怼了她一句:“人家两天前就排队了,你要是学人家提前预约,我也马上给你安排。”

“……”

躺在B超室床上的徐随珠,感受着B超仪在自己肚子上轻轻移动,本来还挺放松的,听医生“咦”了一声,不由紧张起来。

“怎么了医生?宝宝没事吧?”

“没事没事,我就是奇怪,上次来怎么没看出是双孕囊呢。”

这回确定没错了,医生笑着道喜:“恭喜你啊徐老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