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往极乐山庄的大路上,几万名上位兽人正在全力的向前奔跑着。

虽然身后还没有出现追兵的踪迹,但只要一刻没能逃进极乐山庄,他们就始终无法安心。

现在虎人族、猿人族和狼人族三族的战士们也顾不上什么队伍不队伍的了,三个种族的战士已经彻底混在了一起,全都希望自己能第一个逃回极乐山庄,进入安全的山腹之中。

就在一些兽人战士一边奔跑,一边回头查看追兵时,在他们前后左右的天空上突然出现了大量的黑影。

“草,是神鹰帝国的吸血鬼军团,快,大家赶紧寻找藏身之处。”

一直跟随着大部队一起逃跑的孙泰迪在看到夜空中的黑影之后,立刻大声惊呼了起来。

在发出示警之后,他也不管其他兽人战士了,直接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座小山跑了过去。

孙泰迪的示警虽然非常的及时,在发现吸血鬼军团的第一时间就高声喊了起来,但是他们所处的地势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不利了。

因为距离他们最近的小山也有近千米远,能否活着逃出去始终是一个未知之数。

原来这个伏击合围的地点是吸血鬼军团精心挑选出来的。

血广义十分清楚,一旦让那些兽人逃进山林里面,那接下来的清剿将会十分的困难,于是为了能够尽量多消灭一些兽人,他特意将伏击地点安排在了一片开阔地上。

在那片开阔地上,二十几米宽的大路位于中间位置,两侧全都是低矮的稻田,离道路最近的小山至少也有上千米远。

清纯学生妹制服眉清目秀娇艳欲滴写真

在血广义的命令下,四支负责伏击的吸血鬼军团全都隐藏在了附近的几座山峰上面。

当兽人们进入他们的包围圈之后,他们立刻从山峰上飞了下来,那些想要逃往山里之中的兽人战士则必须要迎着他们过来的方向逃跑。

遇到这种四面合围的情况,最正确的选择是应该原地布阵、进行防御,然后利用远程攻击去阻止吸血鬼军团的靠近。

然而此时的情况是所有的兽人战士都在逃命,他们的阵型早就乱了,很多兽人战士为了能够尽快逃回极乐山庄,他们扔掉了身上所有的累赘。

现在很多兽人战士都是空着手,别说是用来防御的盾牌了,就是稍微碍事的皮甲都被他们给脱下来扔在了路上。

在没有武器和盾牌的情况下,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原地布置防御阵型,也没有人去组织他们布置防御阵型。

作为普洱地区四支兽人军团的最高指挥官,李柯基在得知鸱鸮军团被击败之后,直接抛下了所有人带着自己的亲兵独自逃跑了。

张博美则是在率领着兽人大军抵挡象人军团失败后生死未卜。

赵萨摩在逃到普洱城时,因为体力不济想要进入普洱城,留在了普洱城那边,最终被巴斯率领着的银飞马骑士团给当场击杀。

现在在这里,就只有孙泰迪的官职最大。

在发现神鹰帝国的吸血鬼军团之后,早已经被吓破了胆的孙泰迪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逃跑。

就连身为在场最高指挥官的孙泰迪都在第一时间选择了逃跑,其他兽人军官就更加没有人会组织兽人战士们进行防御了。

于是普洱城外的一幕再次在这里上演,面对着无法无视远程攻击的吸血鬼军团,没有任何的兽人战士想到要进行反击,在此时此刻,他们全都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奔跑着,眼中只有远方的山林。

对于那些迎面冲过来的兽人战士,吸血鬼战士们手持着弩箭,不停的向前方倾泻着箭雨,就像是收割麦子一样,那些冲入他们射程的兽人战士一片一片的不停倒下。

在人数上占据着绝对优势的情况下,那些位于平地上的兽人战士对于吸血鬼战士来说就是一群能够移动的靶子,谁要是下手慢了,那么很可能就没有他的份了。

面对着这种狼多肉少的情况,吸血鬼战士们只能不停的填装着弩箭,然后瞄准看中的目标,迅速的扣动扳机,然后再继续重复前面的一系列过程。

在这种漫天都是弩箭雨的情况下,想要进行闪避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那些惊慌失措的兽人战士们能否活着逃出去,就要看谁的运气更好,谁的身体素质更加的出色了。

在这种时候,虎人战士和猿人战士在皮糙肉厚上面的优势便立刻显现了出来。

很多的狼人战士中了一两支弩箭之后,奔跑的速度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当他们的速度降下来之后,很快便被淹没在了弩箭雨之中。

而反观皮糙肉厚的虎人战士和猿人战士,只要不被射中要害部位,他们甚至能够顶着满身的箭矢继续向前奔跑。

他们在奔跑时用一只手臂护住了眼睛,很多射向他们头部的箭矢都被他们的手臂给挡了下来。

即便是手臂上插满了箭矢,他们也没有选择放下手臂,而是忍着剧痛继续向前奔跑。

在这个时候,吸血鬼军团携带轻弩的弱点也暴露了出来。

轻弩易于携带和填装,但射程和威力却十分的有限。

轻弩是专门用来对付一些轻甲军队的,对人族、精灵族和包括狼人族在内的很多种族都有着很大的杀伤力,不过一旦遇到那些皮糙肉厚的兽人族,轻弩穿透力不足的弱点就暴露出来了。

眼下,那些如同刺猬一样身上插满了弩箭,却还在不停向前奔跑的虎人战士和猿人战士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看到那些身体上插满了箭矢却依然生龙活虎的兽人战士后,血广义立刻高声喊道:“全体吸血贵族听令,立刻更换麻痹箭矢,准备进行近战收割。”

随着血广义一声令下,位于后排填装弩箭的吸血鬼战士们纷纷从兜囊中取出了一个小瓷瓶。

打开瓶塞后,他们将弩箭的箭头浸到了瓷瓶之中,待箭头沾染了瓷瓶里面的液体之后,他们将加了料的箭矢填装在了弩机上面。

随着一批加了料的弩箭命中了下面那些生命力顽强的兽人,一部分早已经更换了弯刀的吸血鬼战士立刻俯冲而下。

如果要是换做平时,面对着吸血鬼战士的俯冲攻击,无论是猿人战士还是虎人战士,都能够轻而易举的将那些冲向他们的吸血鬼战士给从空中击落。

然而在被加了料的弩箭给射中之后,他们的身体明显僵硬了很多,很多以前能够轻松完成的动作在此时此刻却难如登天,更有一大部分人因为冲速过猛,直接一头栽倒在了地面上。

趁着兽人战士们陷入麻痹状态时,手持弯刀的吸血鬼战士们呼啸而过,然后那些倒在地上的兽人战士们便再也没能够站起来,地面开始渐渐被染成了鲜红色。

最终,凭借着飞行优势和武器装备上的碾压,血广义率领着吸血鬼军团全歼了这支企图逃亡极乐山庄的兽人溃军,普洱地区四害之一的孙泰迪更是直接被射成了马蜂窝,死的不能再死。

“开始补刀,不留一个活口。”

然而战斗并没有立刻结束,随着血广义一声令下,手持着弯刀的吸血鬼战士们立刻开始对着满地的尸体进行补刀。

等到地面上的所有兽人尸体都再次挨了一刀之后,这场伏击战才正式宣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