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谣冷笑,“我可不敢再认这个弟弟,我怕阿野知道了会气得在下面都不安宁。”

“阿野最疼的都是念念,如果他活着,让他知道他拼命救下的人,会让他宝贝女儿受那么大的委屈,不知会不会恨不得没救过人。”

云水谣满脸的不耐烦。

“行了,这会儿也别说恩不恩情的,我只当阿野救了一条白眼狼。把婚退了,我们就桥归桥路归路,我和念念,与李家,再无任何瓜葛,就算在街上碰到,也当做不认识。”

李建成沉默着,脚步沉重地回房,去拿出同样的一张红色帖子与锦盒。

云水谣先打开帖子检查了一遍,上面写着顾云念的名字,生日,还有她和顾野的名字,两人的手印。

确认没有问题,她递给顾云念拿着,又打开锦盒,顿时目光一沉,沉下脸,把锦盒往李建成面前一推,“李会长,这就是还给我的信物?”

李建成一看空空荡荡的锦盒,面色瞬间阴沉,冷冷看着妻子,“东西呢?”

顾云念没想到那锦盒装的,竟然是订婚的信物,那她们还回去的显然是李家给的信物了。

不由问道:“妈妈,信物是什么?”

云水谣扫了李建成夫妻二人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我们给的信物,是爸无意间得到的一块翡翠原石,亲手雕成的一块观音玉坠。李会长家给的信物,是一枚银戒指。”

一枚银戒指和翡翠吊坠,这其中的差别可大了,黄金有价玉无价,何况是不值钱的白银。就算是十几年前,也是天差地别。

一个人的寂寞美丽少女需要你安慰

顿时,在场众人看李建成的目光有些异样。其中,季千竹最为明显,鄙夷之色毫不掩饰。

虽然交换信物,价值并不重要,更在乎心意。可信物的价值,却代表了看重程度。

一般来说,长辈代为交换的信物,男方的价值都会高于女方,代表夫家的看重,或者两者平等。却也没有这样,女方的信物价值不菲,男方的信物差了这么多。

李建成顿时脸色更难看,冲李母又吼了一声:“东西呢!”

懵了的李母终于回过了神来,愣愣地回道:“我也不知道呀!不是一直放在柜子里吗?”她就算是再眼馋这枚玉佩,也不敢朝它伸手。

更可况,等顾云念嫁给了她儿子,那玉佩就是她们李家的,她用得着冒着惹怒李建成的风险去动手吗。

李建成相信妻子的话,李母没那个胆子骗他。

那么除了李母,这个家里,会拿的就只有一个人。

他看向李天宇,果然,李天宇眼中慌乱一闪而逝,“东西呢?”

李天宇下意识地看了顾婉婉一眼,才反应过来连忙收回视线,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摇头道:“我不知道!”

顾云念冷笑,没忽略李天宇的眼神变化。

现在的李天宇还太年轻,再有心机,也比不过在商场浸淫多年的李建成,甚至是连顾婉婉都比不过。

至少,李天宇的眼神看过去时,顾婉婉依然一副坦然。